低学历、低素质?快递小哥期待社会认同和职业发展

有关报告显示,2017年全国快递业务量突破400亿件,快递企业一线配送人员突破300万人;此外,外卖行业也拥有上百万名专兼职的终端配送员。该群体绝大部分为20至35岁的青年,他们就是现实生活中路上疾驰、走街串巷的“快递小哥”。

他们工作时间长、收入低,劳动权益难以维护。据电商物流行业报告统计,全国超过九成的配送员每天平均工作时长都超过8小时,超过10小时的占4成,大部分配送员工资在3000~5000元之间。除少数直营快递外,大多数快递公司采用加盟承包制,承包点与配送员之间的劳动关系模糊,以低底薪和计件工资制为主。

他们社会认可度不高,心理压力大。公众对于配送员的工作状态、辛苦和风险程度缺乏了解,“低学历”“低素质”仍是社会上部分人对该群体的印象,媒体多次曝出快递小哥下跪、外卖小哥被打的新闻。该群体绝大部分是来自农村的青年人,自尊心强,工作中经常感受到城乡差距和社会地位的双重落差。

他们职业上升通道狭窄,社会交往面受限制。相比其他行业,快递从业人员缺乏综合技能学习机会和职业发展空间。过长的工作时间和分散的居住方式,使他们缺乏与社会的联系,遇到困难时难以获得他人帮助,也挤压了学习深造和交友恋爱的时间和途径。